<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罗浮》 第三章 赤罗幢、赤炎金猊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我命休矣!”箜桐强自催动红幡死死敌住,体内元神却蓦然大震,脑海之中一片滔天血海,刹那间数道阴寒细流如同细蛇在体内乱窜,一时间竟是全身僵硬,红幡红芒顿失,那气焰惊人的鬼物瞬间被纵横交错的电光绞碎。

          原来这六面红幡名为赤罗幢,是难得的攻守兼备的密宗法宝,修为高深者可凝成恐惧夜叉,宛如传说中大贤圣人才能修成的身外化身,但这赤罗幢结阵之威力本身来自于抽取地底黑煞魔气,施法者极其遭受魔气幻象反噬,箜桐修为不够,当日对敌赫图之时也未敢用此法宝,现在拼死一搏之下,却没有丝毫侥幸,元神被血海凶煞幻象反噬,体内原本的阴魂鬼气也顿时压制不住,一下子迸发开来。

          这生死斗法本就极其凶险,容不得丝毫闪失,箜桐脑海中才刚刚闪过那我命休矣的念头,半空之中的弥罗就已桀桀一笑,手中黑气狂涌而出,凝成黑色巨爪,一爪抓下。

          现在弥罗所要的蛑奼珠就在一旁早已为两人斗法而惊呆的少年手中,再加上箜桐素来诡计多端,所以下手已毫不留情,弥罗这奈何阴煞手本是对付法宝飞剑的法术,充盈恶毒污秽戾气,内蕴星河砂、金刚砂等物,可裂金石,只可怜箜桐毫无还手之力,一抓之下,连人带棺,如同脆饼一样被捏得粉碎。

          弥罗一爪击杀箜桐,突然眼神一变,只见北方天空之中数道剑光矫若惊龙,破空而至,速度惊人,似乎才闪得一闪,场中就已站了三人,两男一女,三人都穿银丝锦边白袍,两个男的一个浓眉怒目,身材高大,另一男子蓄有长须,头顶盘一道乌髻,而那女子虽然看上去年逾三十,但身材妖娆,看上去就似被风一吹就要飘起来似的,一黑一红一白三道剑光盘旋在各自身体周围,明灭吞吐不定。

          “奈何阴煞手!敕雷银珠!是北邙阴筱道人门下?”三人方一出现,即看到弥罗一爪击杀箜桐,收起敕雷银珠,立时看出弥罗的身份,顿时怔了一怔。“怎么会是青城的人?”而弥罗也是心中暗自吃惊,一是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人来得这么快,二是从三人的衣着外貌,弥罗就已认出这三人不是蜀山弟子,而是青城青羊散人的弟子敖鸣、松鹤子和水无月。这三人都是成名高手,弥罗念头电闪就已料定自己未必是这三人对手,不等三人说话,腥臭黑气重新聚形,直接向红幡内的少年抓去。

          “蛑奼珠?且慢!”敖鸣、松鹤子、水无月三人其实只是凑巧路过,见此地异光闪动,有人斗法才赶来,现在刚刚才发现弥罗是北邙阴筱道人一脉,还不明所以,但弥罗突然向少年出手的同时,松鹤子眼尖,一眼瞥见少年手中的珠子,顿时就惊呼出声,惊呼声才起,一道白色剑光就已连跳了三跳,截住了弥罗的奈何阴煞手。

          “怎么?”敖鸣和水无月虽不知到底何事,但三个人同气连枝,心有默契,松鹤子剑光一出,敖鸣和水无月的两道剑光也已骄夭而出,水无月的剑鞘是绿色的,但是她心神动间,剑光飞出,却是通体透红,和敖鸣的黑色剑光交相辉映,在两人身边飞速盘旋。

          “去!”一道银光直接砸向三人中看似最弱的水无月,“刺”的一声,却是敖鸣的黑色飞剑挡住了弥罗弹指射出的银光,一撞之下黑色飞剑上泛出黑色鳞光,黑色光华和银色光华随声如金液四散,而水无月的红色飞剑则向弥罗直接绞去。

          “青城飞剑果然非同小可!”弥罗脸色阴晴不定,在此之前弥罗也和其它有法宝飞剑的剑仙交过手,但这青城千年名门大派,一般散修的飞剑却完全无法与之相比。松鹤子的飞剑不知是何材质所炼,面对弥罗专破飞剑的奈何阴煞手居然浑然不怕,那道银光就是弥罗刚刚收回的敕雷银珠,虽然所蓄雷电已然用光,但是这银珠本身也是一颗法宝,一击之下也有千钧之力,但连击之下敖鸣的飞剑却轻松挡住,而且这三人配合攻守极有法度,一击之下,弥罗就知道自己不是敌手。可是蛑奼珠就在眼前,要让弥罗就此放弃,却是千难万难,奈何阴煞手飞速缩回,向水无月的剑光抓去的同时,弥罗心中念头狂闪,想着如何应付。

          “又有飞剑?又是什么人?!”就在此时,天空中一道金色光华如流焰一般射来,还未到眼前,阵阵威压就已狂泻而下。有感来人的声势,一时敖鸣等人的飞剑也都飞绕而回,各自凝神戒备。

          剑光如飞瀑般直泻而下,现出身影,一个秃顶的矮胖老者,肥耳细眼,全无高手风范,但眼神一转之间,却如有电芒闪过。“终究来迟了一步!”矮胖老者眼光一扫,首先发出一声喟然长叹,看到他身周的金色飞剑上又有如一团团小的火焰跳动,松鹤子蓦的又想起一个人来,顿时吃了一惊,“赤炎金猊剑,前辈是烈阳真人?”

          矮胖老者却不答话,眼光罩定了弥罗,“你是自己了断,还是要我动手?”

          此刻弥罗也已知道这个矮胖老者是箜桐的好友烈阳真人,光看烈阳真人飞剑的修为,弥罗就知道自己不是敌手,但是弥罗生性阴狠毒辣,却也不惧,哼了一声之后,索性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冷冷的看着弥罗。

          “蛑奼珠?”烈阳真人剑光暴涨,正待动手,突然眼神瞥见少年指缝之间露出的蓝色光华,整个人都为之一震。

          “怎么,到现在才发现这是蛑奼珠?”弥罗见状一声冷笑,“箜桐让你来救他,却未告诉你是因为蛑奼珠才遭此劫么?”

          “小子,就算你师尊亲至,也不敢跟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死到临头,还这么狂妄!”烈阳真人勃然大怒,剑光匹练,如同平地打了个惊雷一般,轰然炸向弥罗。

          弥罗奈何阴煞手伸出,黑气和剑光一触,却如同烧红的铁板上浇了热油一般,嗤嗤的化为青烟,但弥罗却不着急,只是说了一句,“你说这蜀山中人是不是都是死猪?”

          烈阳真人闻言剑光跳了一跳,“阴筱真人的法术一向阴毒,这小子是他的弟子,要是拼起命来,一时恐也拿不下来。这里离蜀山又近,而且青城这三人又不是泛泛之辈,一不小心倒是被他们占了便宜。”心头电闪之下,烈阳真人更是犹豫。

          一抹不屑冷笑顿时浮现在弥罗的嘴角。

          任你修为再高,看到这蛑奼珠还不是如此!

          弥罗所想原本不错,这蛑奼珠对于烈阳真人也是极大的诱惑,刚刚一认出这蛑奼珠时,烈阳真人也是元神巨震,有如堕入佛门修行之中的贪婪地狱,差点连自己性命兼修的飞剑都控制不住,但弥罗没有想到的是这烈阳真人性格极烈,“我就算不要这蛑奼珠又如何!”一眼看到弥罗嘴角的嘲讽之意,烈阳真人心中无名业火一起,顿时想也不想,剑光炸起,众人眼前如同亮起一轮金乌,方圆数丈之内亮如白昼。

          “好你个矮胖葫芦!”弥罗一见,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挥动短杖,黑气迸出。

          烈阳真人哈哈狂笑,用手一指,赤炎金猊剑是地底精金以赤阳真火淬炼而成,威力极大,且不怕阴魂污秽,一个划拉,绞得黑气四散而飞。

          一道银光直击烈阳真人面目,却是弥罗见势不妙,再次砸出敕雷银珠,“哼!”烈阳真人不闪不避,蓦的张口,噗的一声爆响,喷出一道白色气浪,一撞一卷,敕雷银珠即被卷入烈阳真人口中。那边弥罗突然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差点直接就被烈阳真人的剑光斩中。

          “烈阳真人的飞剑法术果然霸道,居然一下子就收了对手的法宝!”青城三人电光火石之间脑海中才刚刚闪过这样的念头,突然又听到弥罗一声大喝:“怎么,你们想乘机抢夺蛑奼珠不成?”

          敖鸣、松鹤子、水无月三人全部一愣,烈阳真人也才犹豫了一下,突然间弥罗抖手撒出一条青烟,青烟冷气森然,“好诡计!”青城三人眉头一皱,立刻看出那是极为阴毒的玄冥阴磷砂,同时三人也都反应过来,弥罗是故意喊那一声,用以打乱烈阳真人的心神,好有时间在烈阳真人的飞剑绞杀之下放出这玄冥阴磷砂。

          “不好!”烈阳真人也瞬间醒转,但那青烟一抖,已然截住他的赤炎金猊剑,急收飞剑之时,剑身上已是青红色磷光闪个不停。

          这御使飞剑看上去很是寻常,但实际修炼不易,一般御使飞剑的法门,首先要有厉害的飞剑作为剑胎,用自身元气温养,慢慢将元神分化其上,心神相通,用之如自己的手足,才算是初成。烈阳真人这一口赤炎金猊剑虽非凡品,但弥罗的玄冥阴磷砂却是直接粘附剑身,灼烧元气,眼下赤炎金猊剑光华大减,所损元气至少要千日之功才能补得回来了。

          烈阳真人以自身真元切断弥罗和敕雷银珠的联系,收了这个法宝,伤了弥罗的元神,弥罗现在以玄冥阴磷砂同样灼伤烈阳真人元神,损伤飞剑,可以说是马上还了一报。但弥罗对于烈阳真人来说,只是后辈,几个照面收拾不下,反而飞剑受损,烈阳真人直气得三尸神暴跳,“今日不杀你,誓不为人!”剑光一闪之下,弥罗挥动短杖去挡,却是虚招,轰隆轰隆!几声巨响,金光雷霆在空中爆发,电蛇劲腾翻飞,烈阳真人手中发出的五道金光天雷正中弥罗,弥罗怪叫一声,身周黑烟被震散大半,身体被震得如同风车一般在空中倒飞。

          “此人这下凶多吉少了!”青城三人看到烈阳真人的金色剑光在后面追了上去,迎头便绞,弥罗刚刚凝聚的黑云一个划拉之间就被绞散。眼见弥罗无法幸免,突然天空中一道黑色光华落下,却是一口三尺来长,黑色云气缭绕的飞剑。

          看这柄飞剑上与弥罗真元相近的阴森森的黑色云气,烈阳真人就料知来者是敌非友,未等黑色光华缠住他的飞剑,手中就已扣了一支火云梭,但这支威力不输普通飞剑的火云梭还未发出,烈阳真人就看到一团黄绿云团兜顶罩下。

          这黄绿云团还未近身就已腥臭扑鼻,烈阳真人认出这黄绿云团是聚集无数腐尸之气混杂百虫之毒炼成的腐尸毒气,慌忙急运法诀,化出一团红光将自己死死罩住。

          “师兄!”

          弥罗惊喜的声音响起之时,他身边已出现了一名面容阴鸩的男子,冷眼看着烈阳真人。

          “这是阴筱真人的大弟子赫图!”

          这赫图和弥罗同出一脉,但是在法术修行上却有很大不同,非但也有炼有飞剑,而且修为似乎也要比弥罗高出不少,怪不得箜桐不是敌手。而且从眉目之间的神色来看,这人的阴毒狠辣比起弥罗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金黑两道飞剑一绞之间,烈阳真人就已觉得自己未必抵得住这两人连手。略一迟疑,远处黑色苍茫巨山之中,却已有几道璀璨剑光划亮了长空。

          那地方,便是蜀山。

          蜀山中人,终有所察觉!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