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仙问》 4.第4章 看病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马师伯两个小眼睛一转,看见前面一名大约十五六岁的炼气期小弟子,一张脸上稚气未脱,说了一声“见过马师伯”后就有点局促的站在一旁。

          来人正是唐缺,他来回春堂后,自有看病的师兄问他情况。他又不敢全盘说出缘由,只是说自己最近身体不适,练功不顺。

          那名诊断他的领事弟子,煞有介事的给他把了脉,甚至用一个诊断法器在他身上进行了扫测,最终得出结论:你一切正常,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唐缺那肯轻易回去,就提出要求想请马师伯进行诊断。领事弟子觉得他无理取闹非要让他出去,声音大了些把瞌睡中的马师伯给吵醒了。

          唐缺见眼前马师伯一双小眼睛,下巴一撮稀疏的小胡子,身体矮胖,看上去还有点邋遢,实在看不出有何过人之处。马师伯轻哼一声道:“就是你要看病,说说吧,怎么回事?”

          唐缺见马师伯脸色不是很善,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硬着头皮道:“马师伯,弟子半月之前在云岭山脉东段出了一次任务,回来后就感觉身体不适,气息不顺,因此想请马师伯出手诊断。”

          马师伯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道:“你马师伯看病可不是白看的,诊金准备好了吗?”

          唐缺肉痛的从储物袋里拿出两块下品灵石放在桌面上。马师伯眼睛也不扫一下那两块灵石,只是道:“把手伸出来”。

          唐缺老实的伸出右手,马师伯并起两根手指就搭上了唐缺的经脉,刚一搭上唐缺的脉搏居然隐隐一震,马师伯略微一惊道:“脉搏刚健”,他虽没特意注入法力搭脉,但筑基期的修为,两指搭上经脉自有一分粘劲蕴含其中,不想差点却被弹开。

          马师伯小眼睛一亮,细细一打量前面的唐缺,也就来了兴趣。一股法力通过两指进入唐缺体内,绕了一圈又回到马师伯指尖,摇了摇头道:“古怪古怪”,接着又叫唐缺伸出另一只手,马师伯又诊断一番,闭上眼睛道:“稀奇稀奇”。

          唐缺见马师伯右手拇指和食指捻着胡子,闭目深思,也不敢打搅他思考,但心中忐忑不安,等马师伯睁开眼睛,终于忍不住问道:“马师伯,我这病?……”

          马师伯忽然小眼睛一瞪的怒道:“你有个屁的毛病,你是成心来玩我的是吧。”说着身上释放出一阵威压,本来的邋遢气息荡然无存,蓦然之间,他那矮胖的身材都让人感觉到无比的高大霸气。

          唐缺感受着筑基期马师伯的威压,还是小心的道:“师侄不敢,师侄不敢。您刚才不是还说稀奇古怪来着。”

          马师伯哼了一声,收回了外放气息,又变成了原先邋遢矮胖的样子道:“我说稀奇古怪是因为你的灵根是最为低劣的五灵根,但气血旺盛,经脉通络,骨骼清奇,真可惜了一副好皮囊,却被五灵根糟蹋了,五灵根,嘿嘿。”马师伯连连摇摇,显然是对唐缺的五灵根满是不以为然。

          唐缺苦笑,自己的灵体是五灵根他是知道的,五灵根可以说是最低下的灵体了,从来没听说过五灵根的修士有大作为的。原因无它,虽然五灵根理论上能吸收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气,但吸收的数量和质量上和单一灵根是有极大的差距的。

          最为被宗门和各种势力看好的是单一灵根的天灵根和二灵根的地灵根灵徒,他们一般会被宗门不惜花费巨大代价重点栽培,一般来说他们的修炼速度是普通修炼者的三到四倍,而且对天灵根修炼者筑基和结丹的瓶颈基本上不存在。

          而地灵根结丹的瓶颈相对突破几率会大很多。其次还有各种变异的灵根如雷灵根和风灵根等。而三灵根、四灵根修士数量是非常大的,相对最劣等的五灵根修士也非常稀少,他们往往被其它修士看成是废才,一生难有作为。

          唐缺自是不知道最近半月自己的灵体虽没有改变,但外在的资质每天都在变化之中,现在他的修炼体质跟原先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

          唐缺还是不死心道:“师伯,弟子正是因为回宗后感觉到不适的,最近练功总感觉不对啊,神识灵田好似都问题不小,恳请师伯帮我想想办法。”

          马师伯见唐缺愁眉苦脸,一脸不耐的道:“你要真个不放心,那就到后殿去照照明鉴法盘,我可告诉你启用一次明鉴法盘可不是一笔不小的灵石数目。”

          唐缺倒也听说过宗门内有这个一个明鉴法盘在回春堂,与阵法相连,法盘本身就是一件极品灵器,也算是宗门内为数不多的极品灵器之一。传闻此法盘极为玄奥,与法阵相连后,能窥测人体物件的构成隐秘,宗门用来确认稀有灵根体质,辨识各类稀有灵药、炼器材料都有着难以估量的作用。

          而等马师伯说出一个数字来后,抵得上唐缺省吃俭用一年的灵石数目了,唐缺无奈之下只得暂时作罢,想着如何去搞些灵石。

          马师伯看着唐缺离去时失魂落魄的样子,也不禁摇了要头,自个继续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微微鼾声。

          唐缺走出回春堂犹自有些魂不守舍,想着如何赚取灵石。每月宗门发放的也就几枚下品灵石而已。

          恩,接取宗门任务是一个途径,但那也赚不了很多的灵石。接取一些危险性大的任务,虽然功勋和灵石奖励都会高些,但目前自己这么点低微的实力,那是万万不能考虑的。

          炼制丹药、炼制灵器倒是能赚取大量的灵石,但这两项可不是人人都会的,别说炼制丹药需要多种的珍稀药材,其成丹率即便是炼丹师也是非常低的,况且丹方难求弥足珍贵,因而各种丹药一向使得高阶修士们都趋之若鹜,价格也一直是居高不下的。

          至于说炼器那也和炼丹一样,是修仙之士中一门难得的学问。炼器不但要有各种及其珍贵的炼器材料,还要有一定的法力基础和强大的神识之力,炼制过程中成器、铭刻各种禁止法阵都需要一气呵成,半点马虎不得,要不这些珍稀的炼器材料有可能就会成为一堆废铁。

          因而炼丹师和炼器师都是在修仙界非常吃香的,每一个炼丹师和炼器师都是靠大量的珍稀药材和炼器材料堆出来的。因而没有宗门势力的支持或是极大的身家作为后盾,要想成为炼丹师或者炼器师那是比登天还难。

          云阳宗也有自己的炼丹师和炼器师,但即便是炼丹师和炼器师能够成功炼制丹药和炼器的成功率也是不高的。

          唐缺神识中渐渐的把主意打向了炼丹,自从上次苏醒回宗后,唐缺的神识中无缘无故就多了很多关于炼丹炼器的信息,特别是对炼制用于炼气期精进法力的,锻造根骨增益经脉练体的几种丹药,居然一清二楚,好似自己已经炼制多年一般。

          唐缺自然是要打算尝试一番,如果成功一则解决了自身丹药的问题,此外更是能够解决自己窘迫的经济状况。至于说炼器,唐缺限于当前的修为法力是无能为力的。

          唐缺心中拿定主意走出回春堂,“唐缺!”听得前面有人惊叫一声。唐缺循声望去却是一名脸上长满雀斑的炼气期执事弟子,看他年龄比唐缺大出一两岁,炼气期四层的修为,此刻满脸惊愕。

          见唐缺看到自己,那名执事弟子回过神来,转头就跑。唐缺楞了一下,想起此人本该咬牙切齿痛恨的,但此刻不知为何心中淡淡的,并没像以往那般纠结。

          跑走那人叫维京,和唐缺差不多时间入门,也是资质比较差的那种,但比起唐缺还是要好一些。

          照理说他们两人平日都是那些自身优越弟子的嘲笑对象,本该同病相连的,但维京这厮不知为什么居然在唐缺面前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对唐缺说话的时候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正因为比唐缺入门早了几天,时时以师兄自居,并要求唐缺做这做那。

          更让唐缺不齿的是此人见了修为比自己高的同门,就会恬不知耻的凑上去巴结。

          唐缺自见惯了他的这幅嘴脸,平日也跟他打过几架。此人虽然修为比唐缺略高,但打架的时候却也没从唐缺这里讨得多少好。

          不因有他,唐缺年龄虽小,却是有一股狠劲,不惜自身受伤也让维京不好过,因此维京每次打架完后对唐缺更加恨上一分,这小子明明修为还不如自己,但却不来巴结自己,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两人真正有解不开的怨仇的话,估计就是那次宗门采摘药草的任务了。这家伙怂恿了宗门内修为比较高的同门,打算狠狠的教训一下唐缺,不想阴差阳错正好一伙人遇到了一只一级顶阶妖兽,大家逃命途中暗算唐缺,让其吸引妖兽,最终让唐缺落得跌落山崖。

          维京是亲眼看到唐缺为躲避妖兽追杀不慎跌落山崖的,想来此次唐缺是必死无疑,不想今日又猛然见到唐缺,维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半个月不见,这小子居然还没死,惊诧之下,心中居然升起了莫名的忌惮,他忍不住惊呼一声,于是拔腿就跑。

          唐缺倒也没有去追的意思,毕竟他此刻还担着其他老大的心事,维京等人在宗门之内谅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胡作非为。但想到同维京在一起的另外一名同门,唐缺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靠,哪来的野小子,走路不长眼是吧!”唐缺看到维京跑走,转身没注意感觉撞了人,鼻间闻到一股淡淡的芳香,然后就听见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在耳边呵斥。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