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仙问》 6.第6章 神识控物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两道光芒触碰之下,白光明显不敌。在略一接触后瞬即分开。唐缺借势向后飘退几丈,避开烈阳刃的正面攻击范围。看看手中的云阳剑剑刃上已出现了一个口子,看来终究经不起和烈阳刃的正面碰撞,如此短兵相接个几次云阳剑估计也就报废了。

          维京眼看云阳剑明显不敌烈阳刃,更是嚣张起来。举起烈阳刃肆无忌惮的连续攻击唐缺。

          唐缺接连往旁边腾挪躲闪,正当躲开维京的一道正面烈焰后,唐缺忽然间举起云阳剑,往前一推一送,云阳剑化为一道惊虹直射维京。

          唐缺突然掷出云阳剑是在维京预料之外,眼看飞剑发出一道白光就已在眼前,维京怪叫一声一个侧翻,就地一滚,虽然狼狈,但总算避了过去,刚刚剑锋堪堪从颈间飞过,他甚至能感受到剑气锋芒。

          维京险险避过飞掠而来的云阳剑后,心中嘭嘭直跳:“靠,刚才好险,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掷出云阳剑你还拿什么跟我对敌。”维京心中刚冒出这个念头,脸上露出了狰狞。

          唐缺却是一脸木然,只是见他双手高举还是保持着虚抓之势。此刻他双臂略一回缩,云阳剑如同活物一般从维京身后面绕了个圈又飞快的刺向维京。这个突然的变故使得周围观战的诸人大为愕然。

          “噫,这小子看不出来才炼气初期居然已经能神识控物了,而且貌似神识不弱,操控云阳剑举重若轻。”

          “这……这……不会吧,这怎么可能,他才炼气期四层啊,怎么能神识控物。”

          “人不可貌相,此人就隐藏的很深啊。以后在云阳宗还是要低调点好。”

          “居然能神识控物了,这小子一定要想办法除去他,要不以后对我也是个祸害啊。”

          站在一旁的观战的众人眼看唐缺突然之间神识控物,都是齐齐一震,心中各有所想,无疑唐缺练气四层居然能够神识控物是让人极为震惊的。

          唐缺能够神识控物也是回山几天后发现的,他刚开始只觉得自己耳目特别清明,隐隐间方圆几里内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自己的神识。

          于是他尝试着用神识来操控法器,以前根本做不到哪怕想也不敢想的,不想他尝试之下居然轻而易举,操控起云阳剑游刃有余。这个发现让他惊喜交加,只是惊更多过喜罢了。

          云阳剑如同灵物一般飞快的绕着维京身边盘旋进击,维京只得用烈阳刃护住要害,好在云阳剑品阶较低,唐缺不愿与烈阳刃硬碰硬,每当两件灵器要撞击到一块之时,云阳剑马上游鱼一般轻巧绕过,另寻空隙攻击维京。

          随着云阳剑速度越来越快,维京已经不能及时分辨它的轨迹来势,只是把烈阳刃舞的风雨不透护住自身。

          “啊”的一声云阳剑寻隙在维京脸上划出一道伤痕,虽不算很深,但也使得维京胆战心惊。

          眼看唐缺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维京已支持不了片刻。阮浪终于喝道:“住手!”说着跳进圈子随手放出一个防御土符,把自己和维京罩在防御盾内。

          维京眼看阮浪出手自然是大松一口气,后背已满是冷汗。

          唐缺也收了云阳剑,但面对阮浪丝毫不敢大意。

          阮浪脸色阴沉道:“今天比试到此为止,唐师弟神识控物非维京师弟所能抵挡,唐师弟和维京师弟过节从此一笔勾销。”

          唐缺心道:“今天比试我赢了过节一笔勾销,要是我输了不知道却是如何。”但唐缺脸上不动声色,毕竟自己目前还威胁不到阮浪,只得淡淡的道:“阮师兄请便”。

          阮浪是很想自己出手除去唐缺这个祸害的,但碍于柳叶眉在场,只得另外想法子再找唐缺了。于是哼了一声道:“我们走”领着鹤勾、维京自个去了。

          唐缺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眯了下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叶眉哈哈一笑道:“想不到峰回路转,唐缺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隐藏的很深啊。不过啊,阮浪怕是把你盯上了,他可是出名的阴毒,你可要小心了。”她上下打量唐缺又重新审视了一番,又道:“要不以后你就跟着师姐吧,有我在此这云阳宗也没人敢动你。”

          唐缺虽说刚刚对柳叶眉的印象有所改观,但也不想和她扯上太多的关系,又不好得罪她,于是只得恭敬的道:“多谢柳师姐关照,只是我一个人自由惯了,今日冒犯之处还请师姐海涵。”

          柳叶眉没想到这个练气期四层的外门师弟居然会拒绝自己伸出的橄榄枝,心中略有不快,皱了下眉头,明亮的双眼看了他几眼,忽然笑道:“也好,那师弟以后有什么难处可来找我。”

          唐缺自是满口答应,告辞之下,放出日经轮转身踏上,驾驭而去。

          柳叶眉身旁的小胖子见唐缺走远,在一旁道:“不识好歹,师姐,要不我去教训教训他。”

          柳叶眉摆摆手道:“不必,走,天步峰。寒崖师兄躲着我,也是没用的。”说着哈哈一笑,放出一个飞行法器,前呼后拥的自往天步峰去了。

          唐缺一路上不敢稍作停留赶回了仙暇山住处,接下来的几天他在仙暇山宗门内的药铺购置了印象中炼制丹药“元灵丹”的各种药草,因为是练气期增进修为的丹药,元阳宗内主副材料倒也齐全,但价格倒是不菲。唐缺花费了大半身价,准备了百多份炼制药材,他自是希望通过炼制丹药来缓解当前困境了,隐隐对炼制丹药很有把握。

          唐缺如此孤注一掷也是迫不得已,自身的古怪状况总要想办法查个究竟,也省得如此担忧度日,好在虽然每天晚上还是梦境不断,但想想自己这条命也算是捡回来的,也倒心安不少。

          这日,传功弟子李良说要到炎陵峰办事,唐缺就与他结伴到了炎陵峰。宗门内炼丹、炼器主要就是在这炎陵峰的百炼堂。这炎陵峰下面直通地火,百炼堂正是宗门内引用地火用于炼丹炼器之处。

          唐缺站在炎陵峰主峰西侧的一座平台上,一条宽数十丈的台阶蜿蜒而上,直通山顶一座宏伟圆形的建筑。

          百炼堂不仅用于宗门内炼器炼丹,而且丹方密法,各类炼丹、炼器的辅助工具、原料也在此处,因而说起来也是云阳宗内最为重要的地方之一。因此各类禁制众多,附近也常年有宗门内的执法队巡逻、戒备在周边。

          唐缺是在山门外核实了身份之后才进入此的,要进入百炼堂炼丹或者炼器,是需要凭借任务功勋来换取的。唐缺几年的功勋积累下来也够来此了。

          但在山门负责核实信息的那位筑基期师叔多看了唐缺好几眼,明显是对唐缺要求来百炼堂炼丹感觉诧异。要知道宗门内虽然对来百炼堂的弟子没有什么限制和要求,但一般炼气低阶的弟子除非是跟着几个炼丹师、炼器师学习炼丹或炼气的弟子除外,来此炼制丹药或炼器毕竟极少。

          炼气期顶峰或者筑基期的弟子因为宗门的丹药已经不能完全满足修炼的要求,或者需要炼制特别的法器那也需得来此百炼堂。因而对唐缺一个练气四层的弟子来此炼丹,那名筑基期的弟子还是诧异的,但是诧异归诧异,既然核实了身份,也就放唐缺进了百炼堂。

          唐缺拾阶而上,到得顶上进得那宏伟的建筑当前,一副匾额“百炼堂”三个大字却是写的大气磅礴。

          百炼堂前面两名弟子拦住了唐缺,唐缺往两人身上一扫居然看不出两人的法力深浅,心下一凛这两人至少也是基础功法到了十三层的练气期大圆满的弟子。

          见得唐缺一名法力低微的师弟,两人神情略显倨傲,左边略胖的那人道:“这位师弟是要到炼丹室还是炼器室。”

          唐缺老老实实的回答要去炼丹室,那人道:“把你的晶牌给我。”

          唐缺忙把腰间宗门晶牌给了那人。这宗门晶牌主要是宗门弟子的身份牌,里面铭刻了宗门弟子样貌等信息,然后宗门的奖惩、功勋信息也统统都在这晶牌之内。可以说在云阳宗内只有晶牌在手,才可出入自由,要不执法队认牌不认人,见不到晶牌自有一番核实麻烦。

          微胖的那人拿着晶牌在一个柜式的镜面之前一晃,镜面一亮马上显示了诸多信息。那人嗯了一声道:“你的功勋可在炼丹室停留三日。”

          唐缺按要求交了灵石,微胖那人把晶牌交还给唐缺,指了指左边的一个法阵道:“上去吧。”

          唐缺是第一次进入这种传送法阵,甚是好奇,但见地面上四角铭刻着一些符文,有几个不规则的凹槽上镶嵌着几个不同属性的灵石。两人熟练的往法阵上打出一道道法决,法阵中镶嵌的那些灵石亮了起来。

          唐缺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隐隐耳边好似还听到另外一人对那胖点的弟子道:“连炼气期四层的弟子也来炼丹了……”四周景物渐渐模糊,接着眼前光华一闪,唐缺的人已经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大厅,脚下也是一座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法阵。

          唐缺稍稍恢复了传送的不适后,就四周打量起这间大的出奇的大厅。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