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仙问》 5.第5章 柳叶眉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唐缺回过神看到旁边站着好几个人,被自己撞的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

          唐缺咋一看到这女子心中错愕,看她一头长发不知用什么药水染的五颜六色,脸蛋长的倒是清秀而她肌肤赛雪,却又穿的很少,露出香肩、肚脐,那细腰只堪盈盈一握,而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这女子手臂上则戴着很多个镯子叮当的响。

          女子忽然妩媚一笑,柔声道“师弟,看什么呢?”旋即粗着嗓门吼道:“你是不是欠揍啊。”旁边几人附和道:“还不给柳师姐道歉!”

          唐缺苦笑一声,看这女子年龄虽小,但修为居然已经是炼气后期十一层左右的样子,而她的几个跟班则是几个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弟子,居然也都有练气期七八层的水平,有一个小胖子居然是练气期十层的样子。

          那几个跟班对这女子唯唯诺诺,一副马首是瞻的模样。唐缺就感到一阵好笑,这女子从后面走来,本也应该看到自己的,但毕竟是自己撞到人了,唐缺道:“这位师姐,在下无意冒犯,刚才多有得罪,还请你见谅。”说完转身打算就走了。

          那柳姓少女眼睛骨碌碌一转道:“哎,站住站住,师姐我叫你走了吗?你把师姐撞伤了,正好去回春堂请马师伯看看,这个诊金可是要你出的。”

          唐缺一脸难看,刚刚在马师伯那里支付了两块灵石的诊金,还在肉痛中呢,这女子开口就要去马师伯那里看病,看她那样子哪会撞伤了,分明是给自己找茬。

          柳姓少女看唐缺彷徨无计,也不催促,抱着猫捉耗子的心理看着唐缺的一举一动想来也是乐在其中。

          这时有三人从远处赶来,领头的正是维京,他边走边对另外二人道:“刚刚我确实看到他了,绝对没有看错。看,他还在那里,唐缺,唐缺,你这小子给我站住!”

          唐缺一看是维京一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知道今日如何了结呢。但见到维京几人,唐缺是有心理优势的,毕竟这几人暗算自己在先,现在居然还有脸来找自己。这几人也算是自己在云阳宗的仇人了吧。

          和维京一起来的有两人,一人叫阮浪,另外一人叫鹤勾。这鹤勾也还罢了也就炼气期五层的样子。阮浪修为已是炼气后期十层境界,看上去气势沉稳,一双眼神极为阴沉。

          他可是炼气后期的弟子,虽然在宗门内弟子中算不上顶尖,但绝对不是唐缺这样的炼气初期执事弟子可以撄其锋芒的。暗算唐缺,始作俑者是维京,但真正出手的却是这个阮浪。

          “你个浪费宗门灵石的废物,让爷来教训教训你。”维京有了阮浪和鹤勾作为后援立马叫嚣着狂奔而来。

          阮浪却深沉的多,他一言不发,远远看见唐缺,与上次好像有了一点变化,但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隐隐觉得唐缺气度上不一样了,再仔细一看,这小子几天不见居然已是练气四层,但想到和自己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倒也不放在心上。

          唐缺见阮浪三人渐渐走近,瞳孔微微一缩,马上恢复了正常,见维京咄咄逼人,心中恼怒,但脸上却不见异常。

          “哟,好大的口气!”一旁的柳师姐,正眼也不看一眼维京,而是反复欣赏着自己的纤纤玉手,不屑地道。

          维京一心只盯着唐缺,走得近了,才发现站在唐缺旁边的几人。

          原本以为和唐缺也不相干,但见旁边一个衣着暴露,打扮古怪,但又身材火辣的少女对自己嘲讽,正要出口反驳,仔细一瞧这少女居然炼期后期的修为,其他几人的气息也不弱。

          维京心下咯噔一声,马上想起一人,脸上立即换上一副灿烂的笑容道:“原来是柳师姐,怪不得今天一早就听见喜鹊叫,不想是出门遇见贵人了。”

          维京知道这柳师姐叫柳叶眉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云阳宗的一霸,在宗内乐活逍遥,到处胡闹惹事别人也拿她没办法。

          谁叫云阳宗掌门柳正阳是她老爹,又因为她的特殊体质被宗内的一名结丹期长老看好,并被收为亲传弟子。

          而她的孪生姐姐柳依瑶是内门弟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被众练气期弟子称为大师姐,修为估计在内门弟子中,只略逊于被云阳宗称为近百年第一修炼天才的冥忌。

          而柳叶眉本身也是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在宗门竞技排行榜上也是数的上号的。这样的人物别说维京,即便是阮浪也是万万得罪不起的。宗门内弟子都偷偷的在背后称她为小妖精。

          阮浪换上了一副笑容道:“不想柳师姐也在这里,真是幸会。”虽然他年纪看上去可比柳叶眉大多了,但一声师姐却是叫的极为自然,心下琢磨,这唐缺和柳师姐不知道是什么关系,如果柳师姐要帮他出头,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柳叶眉睬也不睬维京,蹙了蹙眉,老气横秋的道:“小浪啊,怎么,哥几个又出来欺负人了。”

          阮浪道:“误会,误会。我们和唐缺唐师弟之间有点误会,请问师姐认识唐师弟?”

          柳叶眉道:“哦,这小子叫唐缺啊!你们是来找麻烦的吧,好的很啊,我跟他一点关系没有,你们之间有什么请便,不过最好在这里解决,待会我还找他呢。”说着就自个站在一旁,伸手之间后面的跟班马上递上一个灵果,柳叶眉张开小嘴咬了起来,一副打算看热闹的架势。

          阮浪听柳叶眉说和唐缺没关系,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看她这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却又心下苦笑。听维京说唐缺居然没死,心下总觉得唐缺隐隐是根刺,说不得哪天自己不小心落在他手上了。

          因而既然做了总要想办法让唐缺无疾而终,本来打算暴打唐缺一顿,暗中种上自己无意中得来的血毒,让他不知不觉中暴毙身亡。

          但眼下柳叶眉在场,恐怕瞒不过她的眼睛,最终心下一狠,恶向胆边生,冷冷的对唐缺道:“唐师弟,我听维京师弟说,你又偷了他几块灵石。我已经一再警告你了,既然你还是贼心不改,今天师兄就让你长点记性。”这当然是阮浪想好的说辞。

          唐缺隐隐从阮浪眼中看到了杀机,不想自己还是躲不过去,这阵子本该与传功弟子李良多在一起的。唐缺道:“阮浪师兄你们三番几次欲置我于死地,又何必再栽赃嫁祸于我。”

          眼看阮浪就要出手,柳叶眉却道:“小浪,你是越来越不长进了。你一个练气后期的,也好意思跟一个练气初期的小师弟出手。既然唐缺与维京师弟有过节。那个维京,你死在那里干嘛,自己上啊。小浪别说师姐我说话难听啊,你要出手师姐可是看不下去了啊。”

          阮浪没想到这小妖精果然要插一手,心中苦笑,只好道:“嘿,师姐,瞧您说的,我阮浪怎么会以大欺小呢。师弟们的过节,自然是师弟们自己解决。维京师弟,你就和唐缺师弟切磋切磋,这把烈阳刃,我先借你用用。”

          唐缺见柳叶眉一旁言语挤兑了阮浪,对她的恶感倒少了许多。但见阮浪把中品灵器烈阳刃交给维京与自己对敌,却也是一阵无奈。

          维京本来见唐缺也和自己一样进入了练气期四层,要和他对阵心中无甚胜算,但阮浪师兄把烈阳刃借给自己,立马信心大增,大声叫好后就上场与唐缺对上了。

          唐缺看眼下也必须先打发了维京再做计较了,当下从储物袋中取出宗门派发给弟子的下品灵器云阳剑。

          唐缺主修功法是木属性功法青木功,当初选择此功夫不是为了威力大,而纯粹是因为木属性功法相对修炼迅速一些,青木功修到炼气期第四层运功下会出现木甲护身,但多半这木甲是挡不住烈阳刃的。

          维京哈哈一笑道:“唐师弟,你可要小心了哟,阮师兄的烈阳刃可是不长眼的哟。”说着烈阳刃经他注入法力后,撩起一道长长的红色烈焰向他席卷而来。

          唐缺虽有云阳剑在手,但灵器品阶上的差距那是非常巨大的。因而唐缺不敢轻易用云阳剑和中品灵器烈阳刃正面交锋,而是运用轻身术躲过了维京的几次试探性攻击。

          维京见烈阳刃在手,使得唐缺不敢正面对敌,只是一味的躲闪更显得意。他把烈阳刃运行极致,一道道烈焰密密麻麻铺面而来,渐渐封住了唐缺腾挪后路。

          维京眼看唐缺左支右绌的狼狈模样心中一阵痛快,哈哈狂笑一声道:“唐师弟接好了。”一道烈焰对着唐缺正面呼啸而来。

          唐缺已避无可避,但他并没有多少慌张,云阳剑注入法力正面迎上了来势汹汹的烈阳刃,云阳剑的白光终于磕上了烈阳刃的烈焰。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