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仙问》 7.第7章 炼丹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大厅方圆数十丈,没有窗户,想必这大厅是建在山腹之中,直通地底。大厅的石壁上镶嵌着众多的月光石,柔和的光线照耀的四处通透。地面是磨得整洁的巨石。

          大厅两侧分别有两条通道,上面用古朴的文字分别写着“炼丹”

          、“炼器”。唐缺略一迟疑便朝着炼丹的通道一直走了下去,走到尽头却是一间稍大的屋子,里面摆放着一张长长的桌子,还有一位满脸红光的,须发皆白的老者双脚搭在桌子,后背靠在桌后的椅子上,显得甚为悠闲。

          而桌子后面则有数个倚墙而立的破旧货架,上面摆满了各种鼎炉、炼丹原料,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奇怪物品。

          尚未等唐缺开口,那老者已经笑容满面的道:“这位小友面生的紧,第一次来这里吧?老夫,每次尽是看些老面孔,有个新人过来真是太好了。怎么,也来炼丹?”

          唐缺点了点头,对方修为深浅也是无法探知,看来也是位筑基期的前辈了,于是略显恭敬的道:“见过师伯,师侄确实是首次来此,还请师伯指点一二。”

          老者捻着胡须呵呵一笑道:“老夫姓田,你既然头次来炼丹,那么到下面二层的人字十六号丹室吧。那里的地火比较稳定,对炼丹大有好处。自己带丹炉了吗?下面可没有丹炉哦。没带也没关系,老夫这里就有上好的炼丹炉可以租借的,费用也不高,就两个灵石。”田姓老者伸出两个手指比划了一下。

          租个炼丹炉也要两个灵石,这也太贵了吧。不过唐缺还真没炼丹炉,既然到了这里总也是要租借一个的。于是他在田老的介绍下,选中了一个传说极为上佳的鼎炉,另外又附带的买了几葫芦增进火力的的火星砂,以及一些辅助材料,又多付了三块灵石。

          唐缺进得人字十六号丹室,关上了厚厚的铁门,关闭禁制就自动开启。这丹室也只能从内部打开,外部要想强行进入,怕是即便是结丹修士也要费很大的力的,这也是为了防止外物打扰炼丹者的设置。

          丹室倒是不大,主要位置是一个炼丹台,台面正中有一只黑黝黝的貌似铁精铸造的仰首张开巨嘴的蟾蜍,台面的四角各有一只张开嘴巴的作势欲喷火焰的火龙,想必是用于加强火力的。

          蟾蜍和火龙看上去栩栩如生。蟾蜍的口中隐隐透着火光,台面上有控制地火温度和纯度的,以及火龙喷射火焰的各类控制法槽。丹室的不起眼位置有一张石床,旁边是一个摆放器物的石台,之外再无他物。

          唐缺取出炼丹炉,把它置放在蟾蜍巨口的上方,打出一道悬浮法决,丹炉悬浮在蟾蜍巨口上方并缓缓转动。唐缺又打出几道法决到控制法槽,蟾蜍巨口和火龙嘴中缓缓喷出一道道极细的火焰在丹鼎上。过得一刻,丹鼎炎热起来,散发出惊人的高温。

          唐缺见此右手捏个法决往丹鼎上一点,丹鼎的盖子立刻飞起,露出了鼎口。唐缺早有准备把炼制“元灵丹”的各种药材粉末原料一一倒入鼎内,重新盖上了鼎盖。

          唐缺慢慢控制蟾蜍和火龙的五道火焰由红转紫,由细到粗。随着时间的推移,丹鼎旋转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最终丹鼎在火焰中微微颤动起来,鼎中散发出阵阵清香充斥了整个丹室,闻之神清气爽,倍感舒服。唐缺知道此时离成丹还早,继续打出法决加大了火力,整个丹鼎最终被火焰全部包围,药香更加的浓郁。

          唐缺知道此时炼丹已进入了关键时刻,各种药材粉末原料已开始凝结丹药,因此丝毫马虎不得。唐缺好似轻车熟路,熟练有序的往鼎炉身上打出重重法决,丹鼎开始嗡嗡作响,声音渐渐由小变大,最终变为一声长长的清鸣之声,一圈白色气浪冲出鼎盖,形成一个白色的圆环往四周扩散而开。

          唐缺双手不停快速的打出法决,五道紫火慢慢转为文火,丹鼎缓缓落下。

          过得盏茶时间后,唐缺打开鼎炉见得里面十多粒拇指头大小的褐色丹药,上面有一层淡淡的光华,香气沁人心脾,这元灵丹的品质算是上佳,不由的一阵手舞足蹈。

          唐缺收了丹药在石床上略一打坐后,继续开始炼制元灵丹,如此循环往复,三天后唐缺满心欢喜的离开了百炼堂。

          通过三天的炼制,唐缺得到了将近一百粒元灵丹,其中也有几炉废丹。虽然是炼气期的丹药,但将近百分之九十的成丹率,要是被其他炼丹师得知那是要咂舌的。即便是炼丹宗师其炼制低阶的丹药,成丹率估计也只在四成左右。

          为了验证元灵丹的药效,唐缺在中途服用了一粒。元灵丹入口即化,变为一道清凉之极的灵气直入灵田后,马上转化为滚滚汹涌的灵力,变得炙热无比。唐缺不急防下赶忙引导这股灵力往自己的奇经八脉而去,经过连续运转七个周天后,才算吐纳完成。

          元灵丹消化后感觉全身通泰,飘飘若仙,检视后惊喜的发现自身的法力又精进了一大截,不禁让唐缺欣喜若狂。

          唐缺回到住所就闭门不出,专心修炼起来。

          两个月后,唐缺顺利突破到了练气期第五层,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踏入了练气中期,期间居然感觉不到有什么阻碍,完全是水到渠成,而且法力更加的精进凝厚。当然经过几个月奇怪的梦境后,唐缺已经慢慢适应了梦境中的各种怪梦和修炼。

          只是这几天梦境中竟然连续出现了妖兽,自己每次都被搞的遍体鳞伤,虽是梦境却是那般真切,一切犹如历历在目。唐缺每次进入梦境自己的意识居然还非常的清晰,仿佛不是梦境而是另外一处空间世界。

          这次唐缺来到这个古怪的空间面前耸立着一面巨大的石壁,石壁上一个个斗大的古朴文字。金光闪烁。唐缺细细辨认却不认识,那些金光交替闪烁之下,如同光照一个个射进了唐缺的神识,唐缺的神职中像是被硬塞进了一些东西,渐渐明白了这篇文字的意思。

          这是一篇专门练体的功法,叫做蛮荒决,功法描述十分霸道强大,练成第一重后就能强化骨骼,力大无穷。手撕狮虎,掌裂碑石那也轻而易举。练成第二重后力能开山,强化器官,仅仅凭借肉身就能抵御中上阶灵器的攻击。

          此功法共有九重,但这篇文字中只提到了前两层的功法。根据这篇文字的描述往上每练成一重都有难以想象的威能,但越往上越难练,传说练成第九重功法时,已是金刚不坏之躯,出现蛮神真身护体,非致命伤害能够自我痊愈。

          唐缺被这逆天的功法彻底的震住了。心想不说练到高阶,即便能练到第二重也已经很不得了了。

          不过再等唐缺了解到修炼此功夫的苛刻条件后,也是由不得一阵的苦笑。要练此蛮荒决前期要不断的和妖兽搏斗以增强体魄,吸收其精华内丹增进骨骼蜕变,其次是通过药物或其它外物洗筋易髓,最后配合蛮荒决功法演变自身,这个过程非常痛苦,如同刮骨抽髓。而蛮荒决每练得一重,困难都是成倍增长。

          唐缺也忍不住暗骂一声,这是谁想出来的功法,居然如此之变态。唐缺见此功法好处不少,但修炼条件也是如此的变态,也就没怎么上心。

          但不知是不是老天捉弄人,第二天晚上他就进入了一个陌生空间,里面居然存在很多的妖兽。他错愕之时一只体型巨大的一级顶阶妖兽已经冲到跟前与他搏斗。这只似牛非牛的妖兽皮糙肉厚,唐缺的火球术、风刃术打到它身上如同给它瘙痒。云阳剑还没刺到它身上就反弹而回。

          那只一级妖兽俯首横冲直撞,把唐缺撩拨的心头火气,就是要让我练蛮荒决是吧,他默默运起蛮荒决的诀窍与那头一级妖兽展开了正面的搏斗,刚开始几次唐缺也没支撑几个回合就被掀翻在地,那一级妖兽也不进攻而是仰天长啸,眼神中居然有轻蔑之色。

          唐缺恢复后就起身继续与他搏斗,如此周而复始。在这个空间里面仿佛时间也停止了,感觉非常漫长,唐缺进入梦境空间有时感觉只是几日,有时时间长的好似数月之久。

          经过无数次搏斗后,那头一级妖兽终于倒在了唐缺的铁拳之下。唐缺浑身都要虚脱,骨骼如同要散架般的发出轻微咯吱声,他仰天长啸一声正要好好休息一下,忽然那头一级妖兽鼻孔、眼睛、嘴巴中流出一条白色光华,扭动不停的往唐缺的手心钻来。

          唐缺愕然,这是蛮荒决自动吸收了这头一级妖兽的精华。白色光条流经唐缺体内经络自动的洗经易髓。

          唐缺眼见如此,修炼蛮荒决也是势在必行,只得盘膝坐地运起蛮荒决,引导妖兽精华通过重重骨骼关节经脉,而这些光华精华每流经一处都如同万蚁噬骨、万剑钻心,其痛苦非常人所能忍受。

          唐缺中途几次想要放弃,但等运行完一周天后,浑身毛细血孔张开吐出浊气,感到无比通泰之后,又开始运行第二周天。

          在仙暇山唐缺的住所,唐缺怔怔的打量着手掌中一头妖兽的轮廓虚影化为光华,消失在指掌之间。

          自修练了蛮荒决后,唐缺明显感受到自身骨骼身体的变化,骨骼紧密了,身体结实了。即便是坚硬如铁的黄岩石到他手中,单手一握就能让它碎裂。

          而这次醒来手上却出现了妖兽的轮廓虚影,犹如烙印一般出现在自己的手掌之间,唐缺感到一阵恍惚。记得这正是刚刚梦境中与自己搏斗最后被自己吸收了全身精华的那头妖兽的模样。

          对于梦境的不同寻常,唐缺已没那么惊诧了,但梦境中妖兽的轮廓铭刻于现实当中,还是让他一阵恍惚和不可思议。唐缺想尽了办法,也找不出事情的真相。正因为不知道真相他才感到不安和惶恐。或许那不是梦境,而是另外一处神秘空间。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