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仙问》 776.第772章 相见难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咳咳,咳咳,嗬……嗬”一阵剧烈的咳嗽,牵扯着唐缺的内心。

          唐缺臂膀环抱中的柳叶眉全身紧绷,在咳嗽之中,终于有了呼吸,她睁大眼睛,好似从噩梦之中进行,看到唐缺有些呼吸困难的道:“唐缺,嗬嗬,唐缺,我刚刚做了好长了一个梦……”

          她伸出修长而显得苍白的手,紧紧的抓住唐缺的手臂,指甲深深的掐入肉中。

          唐缺有些欢喜有些迷茫,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真实,但还是忍不住抱着柳叶眉道:“你,你终于醒了,有什么不适吗?”

          柳叶眉借着唐缺的环抱站立起来,只是显得极为虚弱,她好似还没有从噩梦之中完全清醒,看着唐缺有些不确定有些心有余悸的道:“唐缺,太好了,你在这里。呼……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我化身成为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姐妹,你说好笑不好笑。”

          唐缺神色一怔,脸上的笑容凝结,脸色却比苦还要难看,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又一次进入了幻境,只是这次若是幻境,唐缺却毫无察觉,也许就是在进入内谷的那一瞬间吧。

          “唐缺,你,你怎么了?这里,这里是哪里?我们为何在这里?”

          柳叶眉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忍不住紧紧的抓着唐缺,有些害怕有些惊疑的问道。

          唐缺缓缓的道:“没事,没事。你只是睡了一觉而已,感觉好些了吗?”

          他看着眼前的柳叶眉眼神之中很是复杂,在怀中的这个女子的躯体中,还有一个让他无法放下的灵魂:柳依瑶!

          柳叶眉摇了摇头道:“为什么我会睡过去,不对,不对,上次见到你,我记得她出现了,她人呢?”

          唐缺眉头一皱,柳叶眉又在说胡话了,唐缺道:“这里没有其他人了,你说的她是谁?依瑶吗?”

          柳叶眉忽然神色古怪的看着唐缺道:“什么依瑶?唐缺你怎么糊涂了,她不是破界而来,要把我带走吗?”

          唐缺霍然一惊,他压住了心中萌动的不安,尽量平静的道:“小眉,你是在做梦,醒来吧。”

          “我在做梦,我在做梦?不,这不可能。我怎么会感觉那么真实,绝不是做梦,我清楚的记得,你也看到她了,她要带走我,她就是要来带走我的,后来我怎么又睡过去了?”柳叶眉喃喃自语的道。

          唐缺不确定柳叶眉记得的是不是在蓬莱岛盂兰节的月之重影幻境中的情形。那可是唐缺的幻境与柳叶眉无关,她怎么能进入自己的幻境呢,这不可能。

          柳叶眉很是不安的道:“唐缺,我们走吧,我们离开这个地方,我很害怕!”

          柳叶眉在唐缺的怀里瑟瑟发抖,使得她看上去特别的柔弱无助。眼前的柳叶眉让唐缺感觉到特别陌生,虽近在咫尺却隔着天涯。

          唐缺柔声道:“你不要害怕,不要多想,万事有我呢?那只是一个梦而已,都过去了,过去了。”

          柳叶眉摇了摇头道:“那不是梦,唐缺,你相信我,真的,那是真的。不,唐缺那若是梦,一定是你的梦,你醒醒吧,别再沉睡了。”

          唐缺见柳叶眉有些呓语,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却不知为何悚然一惊。

          “好了,小眉,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已经安全了,你也醒过来了,这是好事,我们会慢慢恢复的。”唐缺柔声的劝慰道。

          柳叶眉却全然没有听到唐缺的话语,只是六神无主,神色不安的四处张望,忽然她忍不住望着唐缺低沉的道:“她根本没走,就在此地,离我们不远,我能感受的到。”

          唐缺神识散开,完全不能在这龙回谷的内谷之中感受到其他的气息,因此他肯定的道:“不会的!”

          “沙……沙……”像是风吹落叶,又像是脚步轻微的踩在落叶之中。“哎……”一声淡淡的叹息从唐缺身后传来。

          唐缺瞳孔收缩,霍然转过头,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头乌黑的秀发轻舞飞扬,一具妙曼白皙的身体披着兽皮,而她的双目充满了灵秀。她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额头显露出一个淡淡的奴印,显然这只是一名普通的蛮族女子,还是一名奴隶。

          然而唐缺在此地见到她,却如同见到了鬼。她本不该在此地出现。

          “雪暮?!”唐缺惊疑不定的望着眼前出现的蛮族女子道。

          “嘻嘻,雪暮见过主人!”

          雪暮见到唐缺好似无比的开心,向唐缺眨了眨眼睛,恭敬的行礼道。

          “哼!”唐缺冷哼了一声道:“你,究竟是谁?唐某好似并不认识你,你却一直跟在我的左右,究竟有何图谋?”

          唐缺顿了一下又道:“我知道了,通天河畔狻猊族的蕤禹战将就是死于你之手吧?”

          雪暮道:“主人早就在怀疑雪暮了吧?”

          唐缺缓缓的道:“主人的称呼在下可无法承受,你隐藏的很好,我对你虽有怀疑,却一直无法确定,我的神识感受不到你身上任何不同的气息。这也是我怀疑你的一个原因吧。”

          雪暮道:“不管怎么说,雪暮总要感谢主人在弥山城的救命之恩。”

          唐缺淡淡的道:“救命之恩谈不上,说说吧,你究竟是谁,来此何为?”

          雪暮走上两步,却缓缓的在水潭旁边的一块岩石上优雅的坐了下来,瞬间她好似就换了一个人一般。雪暮的身上迅速的显露出了一个让人不可直视的威压之力。

          唐缺眉头一皱,忍不住道:“是你?!”

          “没错,道友,我们又见面了!”雪暮微微仰着头,露出无比骄傲尊贵之意。

          唐缺好似想起了极为重要的事情,神识之中有一道门被打开了一条缝,门缝里面露出的光芒,只是门后的情形无论如何却看不清楚。

          唐缺抱起怀中瑟瑟发抖的柳叶眉,对着雪暮道:“梦璃天尊,你来此还是要带走她吗?”

          雪暮微微一笑,风华无限,却不可亵渎,她正是梦璃天尊。

          梦璃天尊仔细的打量了唐缺道:“上次梦璃分身投影进入道友梦中梦中,道友一点面子也不给梦璃,让梦璃无功而返。此番梦璃分身破界而来,还请道友成全。”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