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修道之无极》 第一百八十五章 传道人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走出城主府,庞玖不禁深吸一口气。

          “该死的老狐狸,把本少轰出来就算了,在本少要走的时候竟然非得让本少拿出十斤万花露,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算了,就当是合作前的一点点诚意吧。麻蛋,想想都觉得好心痛,我的万花露啊。

          到时候要是跟本少说算了没兴趣的话本少非把他的城主府给掀了。”

          迈着大步子快速离去的庞玖,一边走脸上的容貌渐渐发生变化,不多时庞玖已然面目全非。身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更为诡异的是庞玖的气息完全变了,可能此时即便厥正在此怕是也认不出此耄耋之年佝偻老者是庞玖。

          甘霖城一条落魄小巷来了个落魄耄耋之年的落魄老头。

          小巷虽落魄,但也不至于落魄至万人空巷,还是有不少修士在摆摊的,落魄在于只是修士,而并非仙。这条巷子住的只有低阶的修士,基本都是在合体境以及以下的修士。更让人惊奇的是这小巷竟然还有凡人存在,这些凡人无不是无法修行之路,虽无法修行,这些凡人还是有在此地活下去的本领。偌大的仙界肯定有办法解决天生无法修行的凡人的方法,那便是成为炼体士。历史上炼体士中也有极为恐怖的存在,有些凡人虽无法修行,但炼体资质堪称妖孽,竟可修炼至肉身成圣,远古,太古,荒古时期无法修行的人类多得去了,时至今日人类在浩瀚宇宙中占据一席之地古炼体士功不可没。

          这小巷子里说不定就存在拥有古法炼体的炼体士。

          落魄老者身形拘偻像是将行就木,但眼神扫过小巷中人之时,见到一名衣衫褴褛街头小乞丐在舔食手中那全是尘埃的糖葫芦之时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随后老者好似一条饿了半旬的老野狗见到香喷喷的肉块,垂涎欲滴地走向衣衫褴褛的小乞丐。

          舔食着满是尘埃的糖葫芦的小乞丐突然抬起头警惕地望着这眼中闪烁着金光的落魄老者。老者的步伐很轻以及距离小乞丐有一定的距离。就像是一只准备捕猎的山猫,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接近猎物。然而不知为何小乞丐竟然好似炸了毛的猫咪一样警惕地盯着落魄老者,或许是生活环境造就或者是小乞丐天赋异禀拥有特殊的天赋?

          人的好奇心总是那么的重,即便有那句名言好奇心害死猫。可那也阻挡不了人类去探寻未知。

          “别想抢我的糖葫芦,地上捡到宝问天问地要不了。这是我捡的就是我的。”

          落魄老者并没有理会小乞丐的言语,一步一步慢慢接近小乞丐。

          “你再过来我咬你啊,我很凶的。”

          老者两眼发光盯着小乞丐或者说盯着小乞丐手中糖葫芦“老朽有一部绝世秘籍,换你手中之物可行?”

          小乞丐不屑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啊呸,要是小爷有修炼的资质,小爷也不至于做乞丐了。你当小爷是三岁孩童不成?”

          “是谁跟你说你没修炼资质的,老朽观你体内看到的可是另一番气象,虽说不是什么绝世天才但也不算差了。你的炼体资质再配合老朽这绝世秘籍可是有望让你成为仙界的执牛耳之人物。还不速速把手上的糖葫芦拿来交换。嗯?”

          “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坏得很,想骗我糖葫芦。”

          小乞丐不为所动似乎已经认定老者是骗子。

          “唉,****啊。不过誰叫老朽是个大好人呐,那就让你先感受一下吧。”

          落魄老者毫无征兆地伸出手掌按在小乞丐的肩上。小乞丐想挣扎脱开落魄老者的魔爪,但不知为何却是动弹不得,并且脸上、眼眸中出现痛苦的神色,随后小乞丐似乎是晕过去了。

          “好好感受体内这道热流的走势,以后每日运转三个周天即可。待到三个周天经脉无刺痛感便可以尝试五个周天,七周天,九周天。待到九周天之后老朽在你身上的禁制自会解封会有新的运转方式传达两次给你,学不成就莫怪老朽了。”

          落魄老者的声音在小乞丐闹钟徘徊。

          小乞丐睁眼之时老者早已不见踪影,不见踪影的还有自己手中的糖葫芦。

          “狗日的老东西,骗老子的糖葫芦。再试一下那老贼所说的功法。”

          “唉,还真能运行起来。那这么说来,我可以修行了?喔......喔......喔。”

          到底是个小孩子,之前好几年都被人说无法修行,此时竟然可以修行了,那心情如何形容,何以形容。怕是小乞丐都不知道开心都跳起来的他种种情绪挂在脸上。兴奋,羞愧,还有不在因何而流的泪水。

          “哎,这么说来那老者是真正的高人了,还有老者是我师父了?哎呀对师父那种态度以后怕是有苦头吃了。”

          兴奋过后的小乞丐站着路边呆呆地在路边自言自语。

          “不,老朽不是你师父,只是传道人而已。传道于你只是不想此古法失传,至于你今后有何作为于老朽无关。你之生死,荣辱皆在自己,生死自负。”

          小乞丐左顾右盼闻其声不见其人,是落魄老者的声音,但就是找不到老者。

          “只是传道人嘛,生死自负嘛。终有一日我要找到您,传道之恩我要三跪九叩谢之。”

          荒古时期人族孱弱不砍只是哪些强大的存在的口粮以及奴隶而已。只是在某个时代一位伟大的人族误食天地至宝并且不死,从而悟出一门人族修炼之法,最为荒古的炼体之法,同时也是人族得到微末的尊重的伊始。

          人族历史上的第一位强者,以肉身成圣,肉身强悍程度竟是比之强大的荒兽,龙族也丝毫不逊色。

          虽然这位人族强者只是在世间只存活了寥寥数千载,但在这数千年间他为人族留下了火种,为人族找到了一处栖息之地,奠定了此时人族在世间有一席之地,不至于万古之前只是奴隶,口粮的存在。

          这位**被那时的人族奉为人皇,年代过于久远此时已无人记得他的名。

          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一代人皇到最后竟是无人记得。真是悲哀,真是嘲讽。

          所以落魄老者,也就是易形的庞玖不想这古法就此淹没在亘古岁月长河中。即便庞玖手中古法是后世不知多少代继续编撰改良后的炼体功法。但他不想这位伟大的人皇就此被遗忘,虽然庞玖不知道这位人皇是否真的被遗忘。但他想从他这里将人皇的炼体古法再度辉煌。

          他要为人皇在此世间为人皇的炼体古法做传道人。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