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网游之天下藏锋》 第四百六十四章 龙家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剑圣是华夏最强之人,关于他的传说甚多,他是每一个华夏人心目中的神,一个超脱于凡尘的神人,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华夏才会有今天的安宁。

          他的剑,代表着正义,超凡脱俗,而他从不会世俗约束,向来是独来独往,神龙见首不见尾。在他国人眼中,剑圣是华夏的守护之门,反而的阴邪伎俩都不能侵犯华夏的一片领土。剑圣不动怒则已,一动怒便是石破天惊。

          当年一夜血洗东瀛,震撼天下,使得东瀛左翼分子的侵华阴谋而夭折,震慑了东瀛上下,十几年间,东瀛再也不敢在明面上挑战华夏的国威,因为有剑圣的存在!

          然而,我竟然对剑圣如此的不屑一顾,只会让西门、南宫等四大家族守护神更加的气愤,剑圣不但是华夏人们的信仰,更是西门这四兄弟最钦佩的人。

          五大守护神中,唯有剑圣达到了天人合一的神境,西门刀神虽然非常的自傲,但也不敢在剑圣面前放肆,他明白终其三生都无法达到他大哥那样的高度。而南宫炎帝、北宫冰皇、慕容风影三人也是自愧不如,早没有和大哥一较高下的勇气。

          “我大哥若不是在闭关,今日若出现在这里,你连他半招都接不住!”西门刀神怒目道,虽然他都至今没能想明白是如何败在我手里的,可我对剑圣的藐视态度,那里能使得受得了。

          我阴笑道:“闭关?我到要看看,待我把你通通斩尽杀绝,他还能闭关闭得住么?”

          “你——”

          西门刀神等四人见我眼神邪恶不已,以把他们当中任意宰割的羔羊,最为至强者那里能受得了这份藐视。

          “他应该是你们四人中最强的,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他早已命丧黄泉。”我道:“我之所以不一剑秒杀他,知道是为什么?”

          “哼,你休要羞辱老夫!”西门刀神想不到我会如此羞辱他,曾经排名仅次于东方剑圣的他,从未有过今日这般的屈辱,此刻他死的心都有。

          我盯着四人,道:“我妹妹的尸体在哪?只要你们告诉我,我可以对你们网开一面。”

          当四人听到我问及李梦云时,登时心中一鄂,而那害怕的事情似乎不可避免,却一个个嘴角紧闭牙关。

          我见四人神态古怪,怒道:“你们杀都敢杀她,为什么连她的尸体在哪都不敢告诉我?”

          怒吼之声,势夹强劲的力量,震得长城内外群山动荡,震撼不已。

          四人若不是靠着雄浑的内力护体,恐怕都被这股怒气震破心肺了。怒声吼毕,长城上恢复了静默,而四人脸色苍白,似乎大病一场,在四人心中产生了震惊的悸动,他们被我的强大震慑了。

          西门刀神心忖道:“难怪祖先要我们世世代代追随忠于龙家,原来龙家的血脉是如此的霸道天下,这小子恐怕是千万年难得一遇的不世之材了。大哥和他这么年纪的时候恐怕不见得有他这般可怕吧。”

          同样的心思在南宫炎帝等三人中也存在,他们被我今夜的霸气震慑,虽然他们在华夏威名远扬,然而还真提不起和我决一死战的勇气,因为我能一招秒败西门刀神,同样也能不费吹灰之力打败他们。

          然而,他们都被我的表象蒙蔽,向“新月笼天”如此霸道的天地时空控制神技可不是随便就能施展的,哪里又那么简单可以斩杀他们。

          “她,她——”众人沉默已久,却颤抖开口说话的是前代慕容风影,这位古稀之年的老者,自从禅让了“风影”封号,他就老得更快乐。

          西门刀神等三人忽闻他张口说话,心中有不妙的预感,齐声叫住:“五弟,勿要多话,我们不能做不忠不义之人。”

          我见这四人脸色古怪,定觉其中有什么蹊跷,喝道:“给我住嘴,手下败将!”

          话语间有着不容忤逆的霸气,而手中的“焚天剑”散发出的赤红光芒射得众人心生惧意。

          前代慕容风影哀叹了一声,用迷离浑浊的眼神看着我,道:“像,真的很像。”

          对于慕容风影说的话,西门刀神等人听得很明白,他们在看向我脸的时候,心中除了恐惧,还有一丝的惭愧,如今看来更像对曾经的过错产生了悔恨。

          “你说什么?”我不知其所云,问道。

          前代慕容风影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那你知不知道你的亲生父亲是谁?”

          我本欲从他们口中得到梦云尸体下落,却被慕容风影的话吸引,多年困难在我心上的谜题,或许会在慕容风影口中得到答案。

          “嗯。”我低头应道。

          我能够知道自己的身世,其实也非常的奇怪,自从接触到《天下》之后,我在睡梦中每天都会莫名地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梦,支离破碎的梦境。在我失忆之后,那些梦就没有出现过,可是但我重新恢复记忆之后,曾经那些做过的梦却像一幅幅记忆中的画卷,让我渐渐的明白了自己。

          “你就是龙封天之子,现任的国家元首就是你的叔叔。”前代慕容风影憧憬道。

          这我早就猜到了,却被他人说出来也让我震惊不少。

          西门刀神惨道:“五弟,不要再说下去,求你了——”

          “二哥,请原谅我。这二十多年来,我每一天都活在良心的谴责之中,如果今天不能把当年的秘密说出来,我即使是死都不能瞑目。”前代慕容风影哀伤道。

          我从他的伤叹中看得出来他却是悔恨了一辈子,而当年在长白山上,其实他是五人中唯一为我们母子求情的人。

          前代慕容风影续道:“当年你的父亲文治武功卓越,年轻之时,他的才干和武功都展露锋芒,十八岁时便已打败了我们四人,曾以一人之立击杀东瀛、西方等多国一等一的暗杀高手,被誉为旷世之才,深得龙老的喜爱。”

          “龙老是谁?”他的话中对“龙老”这人倍加的敬佩和崇敬,不禁令我奇问。

          前代慕容风影看了看我,慈祥道:“他是你爷爷,是近代以来龙家最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

          但听到“爷爷”,我心中一酸,一股热流涌上眼睛,快忍不住夺眶而出。我瞥过身去,道:“继续说。”

          前代慕容风影接着道:“但是,龙老对你父亲的疼爱却在一夜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了顿,仰头望明月,不禁叹道:“四十多年的中秋之夜,天降血月的异象,整个华夏沉浸在血色月亮的笼罩下,天地如同地府一般,那一夜怪兽四起,我们五大守护神奉命清剿帝都城附近的凶兽,却,却谁也没想到,悲剧在龙家发生——”

          “那一夜发生了什么?”对于慕容风影所将的我一无所知,四十多年的陈年往事,更是关于龙家的消息,估计早就被封杀了。

          “那一夜,正值月亮最圆,血色正浓,你的父亲龙封天平生豪情万丈,胆大如天,不知为何久久地盯着天上的血月看个不停,当仆人拍他肩膀欲叫他进屋歇息,他才回过头,却吓得那仆人尖叫一声,瞬间整个人便着了火,片刻烧得灰飞烟灭。”慕容风影娓娓道来。

          我听得甚是奇怪,现实中怎么会出现血色月亮?若是在《天下》中或许还可能,在现实中就让人匪夷所思了。更加让我听得奇怪的是,那仆人去叫我父亲的时候,怎么就全身着了火?不禁好奇问道:“那仆人发生了什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被烧着。”

          回答我的却是西门刀神,听他惊恐道:“那是因为你父亲入魔了!”

          “你说什么!”我吼道,我不相信我父亲会堕入魔道,那么慈爱的父亲又怎么会被魔心控制?

          前代慕容风影惋惜道:“他说得是对的,那晚你的父亲是真的入魔了。他的眼睛变得血红,只要与他对视的人都将会被烈火焚烧,而那一夜你父亲杀死了龙家上百余仆人。原本团圆的佳节却被阴邪之气笼罩,若不是我们回来及时,恐怕整个龙家都会葬送在你父亲的魔眼之下。”

          “你父亲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想不到你小子也继承了他的魔性!”西门刀神不屑地看着我,丝毫不害怕我的表情。

          “你——住嘴!”我内心爆发的怒火,猛地一步踏出,一掌正欲拍在他的脑门上,身后却传来慕容风影的呼唤:“住手,小天!”

          从慕容风影的呼唤中我听得出一丝丝的温情,手掌与西门刀神仅半尺之遥,顿了下来,回身见慕容风影正一双温柔的双眼看着我。

          “小天,他是你外公,你不能杀他——”前代慕容风影道。

          煞时,西门刀神等四人变得死寂一般的沉重,任由寒风吹卷,天地静谧得有些吓人。

          我当时整个人震慑在场,脑中充满了震惊,眼前的这个被我屈辱的老者,华夏第二强的传说人物——西门刀神,竟然是我的外公!

          “不,你说,说什么——”我冲到慕容风影身前,悸动道。

          慕容风影颤道:“你的母亲是邓紫馨,正是二哥之女。”

          1!

          “不,不可能,我母亲姓邓,不姓西门,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外公。”我不敢相信,否认道。

          在我的记忆中,追杀我们母子俩,他西门刀神毫不眨眼,没有一点的同情,哪有当外公的忍心向自己的亲生女儿和外甥下毒手的?

          “老五,你休要再说,否则我不客气!”西门刀神虚弱的身体微微颤抖,欲阻止他再说下去,却已经不可能了。

          前代慕容风影就像打碎牙铁了心,道:“西门家历代以来重男轻女,男儿以西门为姓氏,女儿则随母姓。”

          “他真的是你亲外公。”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