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网游之天下藏锋》 第四百六十三章 败刀神!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西门刀神道出邓紫馨是我母亲之时,我煞时震惊,虽然心中有不少的疑惑,不敢去承认啦梦中所见,然而从他们的神色我看得出来,当年在长白山上那凄惨的一幕是真真切切发生过。

          “哈哈,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守护神们竟然会向一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母子下手!”我仰天笑道。

          在五大守护神中,前代慕容风影对于当年的那次任务一直是愧疚,至于早早将“风影”封号传给了慕容雨璇,更大的是因为活着这份愧疚之中,欲不再过问江湖恩怨,然而今夜他挺身而出,不是为了封号什么的狗屁义务,而是想为当年犯下的错赎罪。

          听到当年受害者的嘲讽,他更是内心煎熬,惭愧道:“我为当年犯下的错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们。”

          “道歉?”

          我冷笑,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一句简简单单的道歉,你就以为可以罢手?哈哈,你们的尊严还真的值价。”

          “噗通”

          这位前代慕容风影当众跪倒在地,忏悔道:“这些年,我每一天都活在痛苦之中,尤其是你母亲临死前诅咒我们的眼神,更是令我做着无数的噩梦。我后悔当年的鲁莽冲动,没有细细查明真相,而被他人利用,以至于酿成无法挽回的大错。我不奢望你能原谅,只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忏悔。”

          其他人也想不到这位天下闻名的风影竟然会向一个晚辈跪拜,如此大跌身份之行为,更有失他们封号之人的尊严,不禁凑向前,叫道:“老五,你这是做什么!”

          “我们一生都是以国之危亡为己任,做事问心无愧,对于当年的事情,你这有什么为何难为自己?”西门刀神欲一手将老五拉起,却对方拒绝。

          我听到西门刀神的话,更是令我愤怒,他对当年做错的事没有一点的悔悟,反而冠冕堂皇地自以为是,不禁暴怒道:“你给我住嘴!”

          登时气吞山河,排山倒海之势,声音如一波接一波,力量雄浑绵绵不绝,震得长城群山颤抖,西门刀神亦是被震退数步,连忙运气护体这才站稳了脚步。

          “我父亲一生为人做事光明磊落,忠于国家,从未背叛他最热爱的国家,而你们紧紧凭他人一面之词而将他——”怒吼一声,眼神似火盯着西门刀神,平复着内心的情绪,道:“他应该是龙家数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天才,是未来帝国首领继承人,你们竟然要将他杀害!你们说,你们对得起封号的誓言吗?”

          “哼,看来你已经知道当年发生的一切了。不错,当年我们是想将那恶贼绳之以法,可惜让他给逃了。”西门刀神道:“他入魔而残忍屠杀数以万计的帝都百姓,若不是我们及时出现,整个华夏帝都都要毁在他手里。对于当年的事情,我问心无愧!”

          南宫炎帝、北宫冰皇二人立场变得中立,虽然当年的事情他们也从未后悔,只不过一想起长白山的悲惨,心中多少有一点触动。

          “虽然我们对不起你一家人,但我们绝非私心,我们这一生都是忠于国家,忠于龙家,希望你能明白。”南宫二人道。

          我冷冷道:“动手吧,我会让你们会为当年的错而忏悔。”

          西门刀神拔起“大夏龙雀”,古稀之年的他眼中充满了战斗的渴望,身形闪烁,幻变出数十道身影,飘忽若神,纵上天下,一刀劈出,似一条巨龙腾飞,红光漫天,直逼我的周身退路。

          我见来势迅猛,西门刀神的这一刀看似信手拈来,毫无花俏的招式,却蕴含了玄妙的奥秘,任何的招式都无法招架,添之“大夏龙雀”霸道之气,这世上就更没有什么武功招式可以与他硬碰硬了。

          脚下一动,正欲施展“踏雪无痕”,却怎么也感知不到体内的那股气息流窜,登时大感不妙,心悸:“原来‘大夏龙雀’在现实中拥有压制气息的功效。”

          “踏雪无痕”必须运转体内的魔法之气,才可以施展,而“大夏龙雀”的霸气在现实中发挥得淋淋尽致,我之所以能够在打败拥有“大夏龙雀”的西门刀月,完全是因为《天下》游戏中的环境的压制作用。

          现在,我才感觉到游戏荆手了。

          就在“大夏龙雀”霸道的刀气逼近我的头顶时,手中的“焚天剑”紧握在手,一股浩瀚的气息喷射而出,大喝一声:“新月笼天”

          左肩上那油灯似的“武魂”突地大发光彩,从魂灯之中向四野射出一道道漆黑光芒,瞬间天地如陷入黑暗,一轮黑月冉冉升空,将万丈黑光笼罩大地,刹那间,天地变得寂静了,整个世界就像停止一般。

          霸道之刀气在我头顶一尺处禁锢,西门刀神等人的表情僵硬在这一秒,眼中充满着震惊、不可思议地神色。

          “新月笼天”一出,天地秩序尽失,五秒钟的时间,对于我来闪躲西门刀神的攻击绰绰有余了。

          而在“新月笼天”的控制下,西门刀神飞在半空中的身体一动不动,我一闪烁,在“踏雪无痕”之下,出现在他的身前。

          没有任何的思索,扬起手中的“焚天剑”,使出一招劈天盖地的神技:

          “傲天神剑”

          这招正是我当初在“九幽炼狱”领悟的剑技,一招千百剑影,漫天的剑雨,再强的闪避能力也不可能毫发不伤,而西门刀神此刻更是被“新月笼天”禁锢,丝毫不得动弹。

          我的身影极其迅疾,扑朔迷离,突上忽下,飘忽神明,每一道身影就是每一剑劈空斩向西门刀神。

          “呼呼”

          “呼呼”

          刀光剑影,剑剑命中西门刀神的身躯。

          五秒一过,天地秩序恢复,寒风莎莎拂过,群山中传来一声声鬼哭狼嚎的悲鸣。

          “噗”

          西门刀神口中噗出血红的气血,脸色苍白无力,眼神惊颤地望着身前的我,颤道:“你,你竟然——”

          自以为手握“大夏龙雀”就能打倒我,却想不到自己会输的如此彻底,一招之内,被我置于死地。

          盛名天下的守护神,竟然在一个毛头小子一招打败,这恐怕无人相信吧。

          南宫等三人见西门刀神输的如此的彻底,登时惊呆在城墙上。

          “好快的身手,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南宫炎帝惊道。

          北宫冰凝道:“二哥的‘大夏龙雀’可以压制任何的气息,他不可能施展闪避轻功的。在身法方面,老五,你应该是最了解的。”

          这位前代慕容风影,被人们号称是天下速度之极致,刚才的那一幕,他去一点也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任何的身法轻功在施展之后,必定也有一定的运行轨迹,而我从一点到另一点,完全没有任何的痕迹,就像凭空穿越,但想到这里,不禁惊叹道:“时空之术!”

          “不可能吧,我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异能波动。”北宫冰皇疑道。

          速度的极致,到底在哪?

          千百年来,人们在追求这个极致的时候,陷入了千百年的误区。尤其是这些修行武学的武林高手,他们一生停留在纯物理上的速度,其中以慕容家族为翘首。

          每一代的慕容风影,无不是轻功第一人。

          然而在异能者出现之后,人们在速度上的认识有进入到一个崭新的领域,也就是时空之术!

          能够掌握时空术的人,必须是时空异能者,而这种异能者极其难以出现,是万年不遇的异能者。

          时空异能者,速度突破了人类的极限,瞬移之术更是比拟光速,而更为可怕的一种时空异能者,便是穿越时空,超脱于命运轮回之外。

          这样的人,亿万年都不可能出现一个。

          就在三人震撼我的身法时,我伸出左手,以一种俯瞰的姿势,一把将西门刀神这位尊贵的守护神推下空中。

          “砰”

          被剑气伤得遍体鳞伤的身体在一股外力之下,如抛出的石头一头砸在长城之上。

          “二哥——”南宫炎帝和北宫冰皇二人看着西门刀神的身体被我一掌打在长城上,飞身扑去。

          南宫炎帝从巨坑中将西门刀神抱出,二人齐力向他身体注入真气,以护住他的周身经脉。

          “二哥,你一定要挺住,我们给你疗伤。”北宫冰皇一身的寒冰之气,是封住血脉的救命灵药。

          寒风吹来,也平复不了我内心的怒火,虽然整个场面都在我的掌控之中,然而我还没有一丝宣泄的快感,一步瞬移,我飘浮在一处长城烽火台上,注视着下面的四人,嘲讽大笑道:“这就是所谓的华夏守护神?太不堪一击了,难怪当年东瀛人会侵占大半个华夏,全都是有你们这样唯唯诺诺的人!”

          当年世界大战,东瀛侵占我大半个华夏国土,烧杀奸淫无恶不作,千千万万同胞都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而这些守护华夏的守护神当年有哪去了?

          “放屁,若不是我们守护着龙家,现在也不会有你!当年老子真是手软没有亲手杀了你!”在南宫二人的疗伤下,西门刀神恢复了一丝的气息,听到我的嘲讽,他气得暴跳道。

          北宫冰皇关心道:“二哥,勿要激动,运气疗伤,不要和他逞一时的口舌之争。”

          南宫炎帝望着我道:“不管当年我们做错了什么,作为龙家的子嗣,你应该知道我们毕生都是忠于龙家的。当年东瀛侵犯我华夏,我们没能抵挡住,但我们起码保住你你们龙家,否则也不会有如今昌盛富强的华夏。”

          “而且,你应该听说过,十几年前剑圣仗剑东瀛,血洗东京,震惊世界,那一战令我们华夏再世界上扬眉吐气。”

          我道:“那有如何?连今天的约战都不敢来,算什么守护神?”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