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网游之天下藏锋》 第四百六十二章 西门刀神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秋冬的帝都,雾气阴寒,夜色朦胧,这条横贯东西的万里长城宛如一条腾飞的蛟龙,气势雄伟,千古传说无不令每一个华夏人充满了自傲。

          这一夜,千古长城便要见证一场旷世的战争,一个怒火滔天的仇恨似乎能够战胜华夏传说的神?

          长城上,寒风簌簌,凌厉而刺骨,四位浑厚之气的身影自东飘来,踏上这座古老城墙之上,俯瞰着蜿蜒盘旋的群山。

          “好猖狂的小子,胆敢向我们五人下战书!”说者身影雄浑有力,虽是古稀之年,却也是一身霸气外露,正是西门刀神。

          北宫冰皇,一身寒冰之气可令周身十丈内的空气迅速凝结成冰,若不是这四位内力雄浑,他一身的奇特气劲对他们造成不少的伤害。

          而今天,他也来了,作为冰系异能的最强之人,他也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和他挑战。

          北宫冰皇冷道:“他的行为只是欲借助我们的身份来向全天下扬名,我们大可不必理会。”

          南宫炎帝却道:“听我那宝贝孙儿说,这个叫冷天之人可不简单,在《天下》中所向睥睨,斩杀了不少的神魔妖怪。”

          “老四,他纵使在游戏中何等强大,在现实中来还不是一个平凡之人?你不要听那些小兔崽子吓唬。”西门刀神厉声道。

          这四人以四角之态分庭站立在城墙之上,一身的长袍在寒风中扑扑地飘荡。其中一个身穿洁白长袍之人,一脸惆怅,神色间露出艰难担忧之色,这人便是慕容家族的前代风影!

          也就在数月前,慕容家族“风影”封号传承于慕容雨璇,这位天赋异禀的子嗣,而今天赴约的正是慕容雨璇的祖父。

          “老五,你怎么了?一脸的心事模样,出什么事了?”北宫冰皇观察入微,四人之中唯有慕容没有出声。

          众人望来,也看出了慕容的神色焦虑之态,西门刀神说:“老五‘风影’封号已传承给了雨璇,为什么这人还要调整老五呢?”

          “按道理是雨璇这孩子接受挑战,老五竟然归隐山林了就没必要来吧。”南宫炎帝道。

          前代慕容风影见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对自己投来的关怀,不禁收回心中的忧虑,脸色故作轻松下来,道:“各位兄长,你们切莫大意,这冷天极其的不简单,前不久他在日不落帝国的神迹更是轰动了全世界。如此强者,绝不在我们之下。”

          “这小子在日不落帝国的事迹,我或多或少了解一些,实在想不到日不落第一战神竟然是‘申’组的人,而这小子竟然可以打败迦楼罗。”西门刀神似乎想起孙儿说的话,心中产生了不少的疑惑。

          南宫炎帝也道:“大哥还没出关,我们恐怕还真不是他对手。”

          “你现在就动摇了?你的封号还没传承,不要让最后的失败成为你一生中的污点。”北宫冰皇阴笑道。

          西门刀神回道:“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打败我四人。也幸好大哥没来,否则会令他生不如死,尝试着地狱的煎熬。”

          前代风影恍然道:“我想起来了,当初向我下战书的十有**就是这个‘冷天’,难怪是说‘再续约战’,原来就是他。”

          “二哥,如果今日那少年败了,我们能否饶他一命?”

          对于这位前代风影的请求,其他三人吃惊不已,因为以他们过往的性格,任何胆敢挑战他的人,一旦失败,胜利的一方便会致残对手。

          “为什么?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做事风格。”西门刀神道。

          前代风影回道:“曾经我们造成的杀戮太多,一旦从位置上退了下来,才懂得生命是多么的重要,经过我们通过修炼延长了不少时间。”

          “但,如果我们能多多宽恕,在我们退位下来之后,人们或多或少地会想起我们吧。”

          西门刀月摆手,眼中盯向东方,警惕道:“算了,先不说,他来了。”

          众人举目望去,在幽蓝的夜色下,接着惨淡的月光,隐隐约约地见一个飘然而来的身影,一手握住一柄赤红的长剑,左肩之上悬浮着驿站橘黄色旋转的油灯之物。

          我飞疾而来,脸色的面具早已取下,今日我带着满腔的仇恨怒火,来到这个令所有人都要沸腾的千古城池,我要向世人倾诉我内心的伤痛。

          “想不到威名远扬的‘冷天’是如此模样,久仰久仰。”南宫炎帝拱手一揖,笑道:“我那孙儿常在我耳边听起过你,说你是如何的了得,对你钦佩万分。”

          我冷冷道:“今夜之约,不是和你们叙旧。”

          “非死即伤,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西门刀月喝道:“好一个‘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我们这些糟老头子已活了大半辈子,什么风风雨雨都经历过,也早不把生死看着心上。但至于你嘛,年轻人,老夫劝你勿要步入歧途,被妖邪之气吞没了本性而失去自我,那样就算是活在也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西门刀月的一番话,并没有引起我的触动,因为如今的我,心智转变,曾经的善良之心蒙上了一层冰霜,我已不相信阳光。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不再幻想着去寻找光明!

          在黑色的世界,整个世界都是我,即使孤漠,我也要先吞没那虚伪的阳光!

          “一起都上吧。”

          我懒散,一副不将这四位尊贵之人放在眼里的模样,实乃藐空一切。

          “狂放自大,先吃老夫一刀!”西门刀神动怒了,右手一举,在黑夜中惨白的右手散发出赤红的光芒,“忽忽”,一把火焰缭绕的长刀凭空在他的右手上,登时西门刀神整个人的气质大变。

          浑身爆发出一股震慑天地的霸道之气!

          西门刀神将召唤而出的神刀横于胸前,伸手在刀刃上轻轻抚摸,眼中流露出兴奋的杀戮,喃喃道:“这把刀你应该已经见识过了吧?”

          我没有回,冷冷地看着他。

          西门刀神见我冰冷的脸色不改,也不在意,道:“大夏龙雀,上古最强的神刀!”

          “它的威力你应该在《天下》中见识过,若不是刀月在那游戏世界能力被压制,你不可能打败他,因为大夏龙雀是不可能战胜的。”

          我嘲笑道:“这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人们眼里,你们就是他们的神,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神,我今日就要把你们踢下神坛,让人们知道,他们的信仰是多么的可笑自卑。”

          “你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若再如此冥顽不灵,终究会走火入魔,那时候便无天乏力。”北宫冰皇道。

          “废话少说,还是那句话‘一起上吧’,否则你们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我懒得再和他们啰嗦下去,“晃晃”,“焚天剑”唤出,信手一剑劈斩而下,一道凌厉的剑气撕破空气,迅疾劈砍向四人。

          剑气迅猛,威力恐怖,西门刀神等四人都是绝世高手,对敌人的招式威力自有感知,虽然我只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一剑,普普通通的一剑却蕴含天地至理,令他们生气不可硬碰。

          “梭梭”

          四人身影向外闪开,慕容风影速度之快举世无双,剑气扑来,他早已闪躲到远远的,而其他三人虽然不及,却也是安安稳稳躲开了剑气攻击。

          “嘭嘭”

          “焚天剑”的一剑威力震撼,虽被闪避,却劈砍在长城上,倏地,万里延绵的千古长城自而被斩断成两段。

          霎时间,群山间现出一条百丈深渊,草木岩石皆纷纷从断崖便掉落,久久不闻地底碰撞声。

          四人恰如其分闪躲,心中也是惊恐:“好强的剑威,恐怕只有大哥能够匹敌吧。”

          西门刀神朗声道:“你们都退开,我倒要见势见识他的剑术到底有多厉害?!”

          南宫炎帝等三人最怕西门刀神的暴脾气,而对于在刀技上的修炼,这里没有一个人是西门刀神的对手,因此他们也极其的相信他们的这个二哥,便默不作声,纷纷退至百丈之外。

          数百丈内的距离对于我们这些绝世高手来说,都不是什么距离,不用假借任何的外力,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去玩任何地方。

          但若论身法玄妙轻盈,或是速度极致,除了这位前代慕容风影可以和我一较高下,其他都相差甚远。

          “除了大哥,你是第二个值得我认真对待的人,能够让我使‘大夏龙雀’,即使你成了它的刀魂,也是极其荣耀的。”西门刀神盯着我看,手中长刀紧握,眼神变得专注有力。

          我虽然因为梦云的死而疯狂入癫,但心智还是有一丝,对于梦云的死,我必须弄清楚,於是问道:“李梦云是不是你们所杀?”

          当四人听到我的问话,不禁一愣,那日枫叶满山飘落的残忍一幕便浮上他们眼里,心悸恍惚。

          西门刀神醒悟过来,道:“原来你就是李天!”

          “你就是当年那个余孽!”

          “余孽”一词从西门刀神口中说出,甚是令我愤怒,吼道:“你说谁余孽!”

          “二十八年前,封天之乱令帝都血流成河,无数无辜的百姓都惨死在封天的魔手之下,当年我们以国之危亡为任击败封天,却没想到他的妻儿竟然在我们的追杀下侥幸活了下来。”西门刀神回忆起来,道:“想不到你还活着,那你的母亲邓紫馨呢?”

          当说到邓紫馨,西门刀神原本严肃凶狠的脸色放松下来,柔声得有些怜悯。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