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CC880AABWIN18"></code><style id="CC880AABWIN18"></style>
    • <acronym id="CC880AABWIN18"></acronym>
      <center id="CC880AABWIN18"><cente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center><abbr id="CC880AABWIN18"><dir id="CC880AABWIN18"><tfoot id="CC880AABWIN18"></tfoot><noframes id="CC880AABWIN18">

    • <optgroup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sup id="CC880AABWIN18"></sup></strike><code id="CC880AABWIN18"></code></optgroup>
        1. <b id="CC880AABWIN18"><label id="CC880AABWIN18"><select id="CC880AABWIN18"><dt id="CC880AABWIN18"><span id="CC880AABWIN18"></span></dt></select></label></b><u id="CC880AABWIN18"></u>
          <i id="CC880AABWIN18"><strike id="CC880AABWIN18"><tt id="CC880AABWIN18"><pre id="CC880AABWIN18"></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神刀无敌》 第二回、怪人还是美人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蓝衣人点头说道:“如此人物,怎么能说自己无才呢?!”

          王之涣旋即哈哈笑道:“不错,若论诗才,之涣敢比昌龄、高适,但若论武功,本人只怕配不起这把宝刀”

          蓝衣人说道:“这把宝刀当中隐藏的秘密,或许只有你这样的才子才能揭开,并不是以武功高低而论本人赠予你宝刀,其意正在于此!”

          王之涣故作惊讶,仔细打量手中弯刀这弯如弓弧、修长三尺的刀,倘若不是弯的,几乎就是一把剑其中会隐藏什么秘密呢?!

          蓝衣人说道:“倘若这把刀的秘密容易揭开,我就不会寻觅天下,方才看中你这个有缘人”

          王之涣将弯刀放回石凳,说道:“之涣生性不羁,生无所求,也不想这刀中的秘密前辈还是带上你这些宝贝回去”

          蓝衣人身子一抖,显然有些气恼她缓缓走到院中,冷笑道:“不错,算我看走了眼王之涣浑是无能之徒!”

          “什么?!”王之涣怒道:“之涣不求显达于官场,却也绝非无能之辈!你如此贬低之涣,实在无理之致快快拿走这包袱!”

          蓝衣人见他恼怒,反倒轻轻说道:“呵呵,倘若我不走呢!”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王之涣掳起衣袖,抓起包袱丢给蓝衣人哪知道蓝衣人轻轻侧身,手掌一推,包袱不偏不斜,又落在石凳上!

          “你!你!”王之涣跺脚说道:“那就休怪之涣不客气!”挥拳打出一招天地霹雳他武功虽说不高,却绝对不低,寻常七八条壮汉也未见得是他对手这一拳击出,果真是不留情面

          蓝衣人袍下脚步轻移,却还是晚了半拍,王之涣的拳忽然变掌,正好捂在她的胸口蓝衣人顿时满脸绯红,反手一拨,竟将王之涣推到石凳前,正好面对那个包袱

          “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要想赢我,除非你修炼内景经否则,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蓝衣人一面平息紧张的心情,一面冷笑道

          王之涣一掌抓中软绵绵地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却又被一个女人欺负,教他无论如何不能吞下这口气

          他情知蓝衣人功夫远高于己,还是戏笑道:“呵呵,你的功夫不错,却还是比不过你的身体能征服男人”

          他也使激将法,试图激怒蓝衣人弃他而去哪知道蓝衣人立刻说道:“怎么不好!你若练成内景经,我又何妨征服你呢!”

          王之涣果真是愣住,天底下还有这样赠宝贝的人?!

          他哭笑不得,说道:“大姐前辈,你就饶了之涣”

          蓝衣人又是冷笑道:“原来王之涣还是一个没有口齿的家伙!”

          王之涣低下头,笑出了眼泪,他这个大男人实在斗不过一个愿意下跪的女人他只好说道:“之涣不收下这宝刀都不成了”

          “当然,它和你有缘”蓝衣人话语里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从明日开始,每天上午你前往牛脊街西南的园子,我在那里等候你”

          ***

          雄郡郡府所在地卧牛城,又称绛州,只有南北两个城门,南为嘴背为臀,东西天池为牛眼,角塔为牛犄角,唯一的南北大街为牛脊,左右六十二条巷为牛肋,宝塔为牛尾

          牛脊街西南的园子,就在西天池旁边林荫茂密,掩映一间草庐,傍着西天池清清的湖水

          一叶轻舟系在草庐门前,随时可以荡舟湖上,享受此处清爽的春意草庐的主人显然是浪漫逍遥之人

          若放在平日,王之涣免不得会诗意挥洒,摇头晃脑吟诗一番此时,他却满脑子好奇和疑问,哪里有心情观赏景致

          草庐内,一个蓝衣人背门而坐,观赏窗外林色王之涣皱起眉头,整整一晚,他想起这个蓝衣人就头疼

          看见她的背影,更加头疼他站在门口,也不愿意再迈脚进去一步!

          蓝衣人说道:“还不快快进来练功么?!”

          啊——,她用命令的口气对他说话王之涣更不愿意进去,索性一屁股坐在门前草地上

          “难道你就不想看看我?一个让你难堪的女人”蓝衣人在屋内说道

          “我还真不希罕看你的模样,大姐”王之涣一边说,一边跳起来跨进草庐“当然,为了照顾你的情绪,我进来就是”

          他抬头看去,吓了一跳!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